长安安安安安

没有死人的丧期

闹剧【时樾/性转安总】pwp

咔嘣呛:

性转安时真的好磕得不行………


一村又一村:




慎/
ooc/

blow job/
生病/

pwp/
没逻辑/

warning 很warning
其实很柴(ಥ_ಥ)

地址:https://shimo.im/uwNj11ybjXwT36Mw  


嗷嗷嗷嗷嗷命令搭噶张嘴吃昊霆!!!

咔嘣呛:

【昊霆】一辆小破没有车.gif

每日一问今天酒酿糯米丸更新了吗π_π

甜!!!!!!!!!!😭😭😭😭😭😭😭😭😭😭😭

咔嘣呛:

【昊霆】没忍住给糯米丸拼了几张图!
呜呜呜呜呜表白 @田螺惫
糯米丸今天更新了吗(ಥ_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了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嘟噜噜:

【昊霆】

“母子平安。”

第一次当爹可把我们小皮筋吓坏了(๑˙ー˙๑)

一个盟主和一个教主(昊霆)

浆糊中流传着一个谣言:魔教教主生得极美,脾气也极大。
武林盟主萧平旌站出来澄清了这个谣言:
我萧平旌以人格担保,这不是谣言。

魔教教主的确生得极美,脾气也的确极大。

浆糊中还流传着一个谣言:魔教教主元小凌,和武林盟主萧平旌,风马牛不相及,相及也水火不相容。
元小凌听闻,广袖遮面,轻轻啜饮一口淡酒,给了传谣者一个爆炒栗子:
知不知道传谣过五百要坐牢的。

萧平旌和元小凌原本是不认识的,但是人在江湖飘么,一个是武林盟主,一个是魔教教主,那自然是有许多正事要做,为江湖的和谐发展做出了不可小觑的贡献。
两人飞鸽传书,自然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熟悉了之后两人就去明月楼喝酒。

魔教教主很有钱,躺在美人榻上歪着脑袋喝酒,一边还有若干美人给捶着腿。
“万恶的魔教教义者。”萧平旌如是愤愤不平道。“今年年终奖又不知能有几钱银子。”他抠吧抠吧几个月俸银子,买单。
魔教教主来中原,中原是他的地盘,自然是他做东买单。一边眉头皱起,公款吃喝现在是不允许了,可这元小凌怎么这么没个自觉,赖这不走了?他摸摸口袋里银子,苦恼。

天有些凉意,是入秋了,元小凌叫捶腿的美人都退了,开了窗,看窗外的烟波渺渺,月色茫茫。
萧平旌鬼使神差,坐到元小凌对面。
元小凌面色有些红红,是喝了陈年竹叶青的缘故。
两人一起看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萧平旌觉得有些热,这也是喝了陈年竹叶青的缘故。
两人一时都觉得有些尴尬。

萧平旌做东,自然不能尴尬着贵客。于是绞尽脑汁想话题。
问,你们魔教俸禄多少呀?
答:很多。
又问:你使什么兵器的呀?
又答:剑。
再问:你家住哪里呀?几口人呀?排第几呀?有没有婚配呀?
元小凌掩口轻笑:那么萧盟主呢?萧盟主家里几口人,排第几,有没有婚配?
讷讷道:我...我是长林二公子,不曾、不曾婚配。
答完脸红,噫,怎么有没有婚配这样的话都问出来了。对方倒好,低头吃吃笑。
便觉不甘,他对他还算是一无所知呢。待要问,又觉得两个帮派首领在明月楼谈婚论嫁,似乎不妥,赶紧转换话题,回到正事上。
于是萧平旌开口道:魔教功夫厉害些呢,还是武林正派功夫厉害些呢?
又是糊涂人,糊涂话。

元小凌自然杏眼圆瞪:自然是我们魔教厉害啦。
萧平旌眯眯眼:我不信。
元小凌道:那我们打一架呢。
萧平旌再次眯眯眼:好。

两人从窗口一跃而下,武林盟主和魔教教主宣战的消息不胫而走,明月楼上顿时围满了吃瓜群众。
江面上的小舟行船赶紧摇橹,谁不知道江湖中人打起架来是一定鸡飞狗跳并且不给拆迁费赔偿费的?溜了溜了。
武林盟主使的是赤焰剑,魔教教主使的是青冰剑。
吃瓜群众表示,这两人的剑都好有cp感哦。

两人打斗正酣,围观群众屁桃桃小朋友看得太入迷,糖葫芦一个没拿住,从二楼看台直溜溜掉下去了。魔教教主眼瞅着糖葫芦要掉到江里,身形一动,已经将那糖葫芦挑在剑尖。正要递给屁桃桃小朋友,那厢武林盟主没回过意,赤焰剑已经跟着过来,魔教教主躲闪不及,只得将糖葫芦往上一挑,身子却是挨着了武林盟主的剑尖。

那屁桃桃小朋友刚接着糖葫芦,便看见魔教教主反方向弓着腰,衣裳被武林盟主的剑挑开了。他看两个人打得正激烈,这魔教教主人又好好,给他捡糖葫芦,心里早已给魔教教主加了一百分,给武林盟主扣了一百分,此时见武林盟主欺负了魔教教主,心里哪有服气的道理,正要给魔教教主加油鼓劲,却恍然发现...哎...这位好像是...好像是教主姐姐?
教主姐姐的衣裳带子被盟主的剑尖挑开,从屁桃桃小朋友的角度看得很清楚,哇,胸前似乎软乎乎。屁桃桃小朋友忍不住:臭盟主!不要再欺负漂亮姐姐啦!

......

魔教教主捂着胸,吃瓜群众捂着脸从指缝里偷看,武林盟主呆若木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臭盟主我xxxx!

臭盟主表示,真的很软。
很香,很甜,很弹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