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安安安安

没有死人的丧期

乡村爱情故事(刘子光×小表弟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即便是如何:

*又名硬汉的逗比小娇妻(误)


灵感源于群内基友




【一】


大表姐是大学生村官,在陈家村当村支书一当就是六年。


生在香港的小表弟大三暑假去陈家村探望大表姐。


晚上天气有些凉,小表弟身裹大大的红色登山服,拖着粉色行李箱,孤零零站在村口等大表姐来接他。


听见突突声,大表姐坐在驶来的拖拉机上兴奋地朝他招手,小表弟不由感叹:“哇!他萌都好有浅沃!”




【二】


大表姐把小表弟接到家里。


听说马支书的亲人来了,许多村民到支书家去,争先说:“到我家来吃饭吧。”


小表弟不大能听懂村里老人的话,自己讲得普通话又不标准,所以只是很有礼貌地朝他们微笑。


小表弟从小到大到哪儿都讨人喜欢,这里的老人们当然也很很喜欢他。


最后大表姐对小表弟说:“那我领你去黄婶家去吃吧。”


小表弟点点头,站起来,朝黄婶眯眼笑。


黄婶:“嚯!这姑娘咋那么高呢!”



【三】


长得清秀并不是小表弟的错。


他脸小,薄嘴唇,眉毛细弯,皮肤光滑,头发有些长。四处打量的时候两只黑眼珠有神地转来转去,整张脸桃子似的,粉嫩水灵又精神。


小表弟从黄婶家吃完饭回来,九点一到又饿了。


表姐有事出去,他忘记带吃的来,又不好意思在表姐家乱翻。


他揣上钱,沿着右边的路一直走,想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小店。


鼻子比眼睛快了好多步,他闻到了空气中漂浮着的熏烤孜然味。寻着味道一路直走,然后拐了个弯。


眼睛瞬间放大,他看见一个烧烤摊。


“老板!老板!”小表弟欣喜地找了个小摊坐下,“给窝来一根烤肠!”


“好的。”


老板是个年轻黑壮的男人,顺毛加胡渣,脸颊上有道短短的疤。可能是站在烧烤摊前感觉不到冷,他只穿了件薄薄的短袖,撒孜然的时候胳膊上隆起一块硬硬的山包。


小表弟边吃烤肠边问:“老板,有没有季次呲啊!”


老板回头:“季次呲是什么?”


“就系季的次帮!”小表弟两臂扇了几下,模仿母鸡造型,“就系介个!”


老板噗嗤笑了:“有!”




【四】


第二天小表弟才知道,昨晚那个烧烤摊老板其实是村长。


小表弟:“慢羊羊?”


大表姐:“……他叫刘子光。”


小表弟自己又小声念了一遍:“牛紫光。”


刘子光不仅是村长,还是村委主任,小学校长,身兼多职。


白天和村民一起下地干活,晚上卖烧烤。


小表弟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正坐在田埂上,晃着两条小细腿看农民伯伯干活。


大表姐跟他聊完也下地干活去了。


白云悠悠飘过,小表弟看向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田,心情愉悦至极。


他说:“啊!猴饿啊。”



【五】


小表弟当晚又光顾了刘子光的烧烤摊。


小表弟很有礼貌:“村长葛格,今天有没有季次。”


“叫声光哥就行了。”刘子光笑道,“你就是支书的表弟吧。”


小表弟:“窝叫威廉,哈。”


“威廉。”光哥突然笑,“王子么?”


小表弟故意抬起下巴,摸头发:“不,窝系公举。”



【六】


公举要体验生活。


小表弟打算学烧饭。


村长和村支书边走边讨论村里建设。


远远看见支书家的烟囱冒黑烟,以为着火了,他们俩赶紧跑回去救火。


冲进厨房,发现小表弟围着粉围裙,被呛得一边咳嗽一边流眼泪,还在锲而不舍地炒着锅里的……


这黑不拉几的,啥玩意儿?


大表姐帮他灭火,刘子光递给他一会手帕让他擦眼睛。


小表弟把成果端到刘子光面前,一只手还在擦眼泪:“介系窝炒滴青椒,里尝尝吗?”


刘子光嫌弃:“不要。”



【七】


自从差点烧掉厨房后,小表弟被表姐勒令不许再进厨房。


小表弟一脸委屈:“解解,相信窝啊!”


刘子光说:“闲着没事去帮老人家砍柴吧。”


小表弟想,有事做总比没事做好。


小表弟除了做饭,各方面表现都非常出色。


比如砍柴,比如赶鸭子,比如喂鸡,比如逗老奶奶笑。


刘子光问老奶奶为什么笑,听得懂他讲什么吗?


老奶奶:“就听懂一点点。”


刘子光:“啥?”


老奶奶含羞一笑:“他夸我漂亮。”





【八】


小表弟嘴巴特别甜。


关键他说每句话时的表情都非常真诚。


“光哥,里的胸季猴大块沃!”


“光哥,里的二头肌也猴大块沃!”


“光哥,里的肤色猴性感沃!”


“光哥,里猴帅沃!”


刘子光:“行了行了,再给你烤一根鸡翅。”


小表弟:“耶!”




【九】


小表弟很喜欢粘着刘子光,像个小跟班。


不仅因为村长会烧烤,还因为村长可以到处跑动。


小表弟是个闲不下来的人。


小表弟:“吼吼吼!光哥,窝萌今天去哪里?去山上,还是去学校,还是去……”


刘子光:“挑粪。”


小表弟:“……沃。”


当晚小表弟向妈妈哭诉:“便便池猴臭啊!它还沾在鞋紫桑了,还好窝穿得别人的鞋紫!”


刘子光在旁边偷笑。




【十】


不过小表弟还算一个能吃苦耐劳,没心没肺的人。


第二天又跟着村长出去玩。


今天是去看看乡村KTV的生意。


乡村KTV老板穿得花花绿绿,叼着香烟看手机。


刘子光:“陈阿毕!”


老板朝村长抛媚眼:“讨厌,人家叫Bill啦。”


那我们就叫他Bill吧。


老板瞧见村长旁边的小表弟:“诶?这是谁家的弟弟,好可爱啊!”


小表弟被他掐了一把脸,吓得往刘子光身后躲。


刘子光:“这是马支书的表弟。”


老板恍然大悟:“啊!你就是那个陈尾联啊!”


刘子光:“人家叫威廉,咋啦,就许你有英文名了,必二。”


“必二”老板并没有生气,反而抓着小表弟的手:“远到是客,来来,我请你唱K。”


小表弟拗不过,求助地看向刘子光。


Bill笑:“看他没用,你们一起来。”


然后进KTV,小表弟忸怩,Bill老板说:“别害羞,这样吧,我先来一个开场秀。”


开场秀进行了两个多小时。


刘子光:“歇歇吧,别嚎了。”


Bill:“村长,你可真没审美情趣,如此美妙的歌声你都听不下去。”


刘子光看靠着自己肩膀睡着的小表弟:“太催眠了。你看他哈喇子都流我衣服上了。”




【十一】


小表弟的积极性丝毫没有被打击到。


他又跟村长去养猪场看。


小表弟大叫:“猪猪,里快看猪猪猴可爱啊!”


刘子光见怪不怪:“看了多少年了。”


小表弟:“窝棱不棱抱一下啊?”


刘子光:“脏,别抱了。”


小表弟气呼呼:“里缩里寄几吗?”


刘子光冲他笑:“对。”


小表弟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十二】


“啊——拿走!拿走!”


刘子光捏着大天牛,莫名其妙:“不是挺可爱的吗?是不是没看清,要不你再看看?”


小表弟:“补药!”


刘子光:“来吧,男孩子勇敢点!”


小表弟:“窝系小公举!窝补药看!里拿走拿走!”


刘子光:“不,醒醒吧,你不是公主,没有公主会有小鸡鸡。”




【十三】


村长今天又下地干活,小表弟坐在高高的田埂上朝他叫:“带窝吧!带窝吧!”


刘子光:“别来捣乱。”


小表弟卖萌:“窝不捣乱!带窝一起吧!”


村民笑:“你下来好了。”


小表弟还在征求村长同意,大喊:“光哥,里又帅又man又性感,善解人意,乐于助人!”


刘子光不为所动:“待着。”


小表弟马上切换表情:“哼!牛紫光,里又黑又糙又随便,冷酷无情,不讲道理!”


刘子光横他一眼:“待着别动!”


小表弟看他面无表情走过来,活动着两条大膀子,像是要揍人。


小表弟有些害怕,马上改口:“可系里帅!帅棱弥补一切!”


刘子光走到他跟前,抬头:“手给我。”


原来是要牵自己下去!


小表弟急忙搭上刘子光粗糙的手掌,结果被那人直接拽了下来。


小表弟:沃!他滴胸撞得窝猴痛!


小表弟想控诉村长这样不道德的行为,结果抬头被村长糙帅的脸帅到忘记自己要说什么。


阳光下沾满汗水的古铜色肌肤泛着光泽,脸颊那道短疤和一根根细数可见的胡子透着原始野性的男性荷尔蒙。


刘子光:“干啥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要嫁给我啊?”




【十四】


小表弟继续跟在村长屁股后面。


村长上山坎木头他上山看木头,村长去河边打水他去河边打水漂,村长卖烧烤他吃烧烤。


刘子光给他起了个外号——跟屁毛毛虫。


小表弟哼声:“没错!窝就系跟着里介个屁!”


刘子光:“好闻不?”


小表弟:“……哎呀里猴恶心啊!”



【十五】


小表弟有点不开心。


好吧,他很不开心。


因为暑假结束,他要走了。


他很舍不得村里的人啊,大家都对他很好!


他也有点舍不得刘子光。


走前的那个晚上,他没去烧烤摊,而是一个人跑到田埂边坐下。


吹着晚风,回想每天农民伯伯劳作的身影,想到那天刘子光把他从这里扯下来,自己跌进他怀里。


想到刘子光说完“要嫁给我啊”以后,自己砰砰乱撞的心跳。


想到跟刘子光在一起的每一天。


他不禁笑了。




【十六】


刘子光不知什么时候来的,他坐在小表弟身边。


小表弟:“窝要回去了。”


刘子光:“嗯。”


小表弟:“里都不说点什么吗?”


刘子光:“毛毛虫要变成蛾子飞走了?”


小表弟:“就算变也系变蝴蝶啊!里介个人增没情趣!”


刘子光:“我一个大老粗,能有什么情趣?”


小表弟:“里就不棱缩里会想窝吗?”


刘子光:“说了有奖励吗?”


小表弟:“森么奖励?”


刘子光:“给我当媳妇。”


如此直白,没有情趣的告白却让小表弟一下羞红脸:“太,太快了……”


刘子光:“那算了。”


小表弟:“……”



【十七】


刘子光:“亲一下总可以吧。”





【十八】


打完啵啵以后,小表弟回忆了一下刚才月光下,两个人坐在田埂上接吻的画面。


哇,实在浪漫了!


小表弟想牵刘子光的手,刚碰到又不好意思地缩回去。光哥也有点不好意思,故意看向旁边,偷偷把手伸过去。



【十九】


小表弟:“等窝毕业,就来介里当大学森村官好咩?”


刘子光:“好。”


小表弟:“窝要白天当村官,晚桑呲烤肉串!”


刘子光:“为啥不来帮我卖?”


小表弟:“窝来给里当托好啦,大力宣传,保证里赚翻沃!”




小番外


刘子光真没想到神经大条的小表弟家这么有钱,感觉有点娶不起这位小少爷。


小表弟:“没有啦,窝感觉陈家村好有浅的沃!”


刘子光问号脸:“哪儿看出来的?”


小表弟:“窝萌全小区都找不出一台拖拉机的。”




评论

热度(161)

  1. 长安安安安安即便是如何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