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安安安安

没有死人的丧期

给VIVIAN

我曾反复梦到她同我告别。
高贵美丽的伟大岛屿上最后一位流光溢彩的公主,站在万众瞩目万人敬仰的舞台上,穿着世间最纯净的白色长裙蒙着长长柔软头纱,同我告别。
同千万人告别。

我是千万人中一人。

我刚刚喜欢她的时候是十年前,那时候我勉强算得上不老,以“1”打头的年纪,能有多老呢。她很美丽,在我没有经过的她的岁月里,她从来都万分美丽,万分矜贵。
我喜欢她十年。

我应该预料到的,她在我的梦里一遍一遍出现,一遍一遍同我告别,难道我不应该察觉吗?但是我太爱她了,我将这一切视为是上帝给我的褒奖,我昼思夜想,终于梦见她。
我毫不犹豫地赴约了。

公主那天很高兴,换了很多件美丽衣裳。
我在台下热泪盈眶。
最后我以为终场了,看见她隐匿在一片白色的幕布后面。然后幕布缓缓掀开,她如一朵蝴蝶,被柔软的网倾覆住了。她在长长的白纱里,伸出她纤纤十指。
旁人牵着她的手,将她引至舞台中央。

啊,舞台的中央。
我多么热爱她在舞台中央歌唱。

她轻轻歌唱,像一只深情的百灵。他总是深情的,他只要唱慢歌就很深情,我用望远镜盯紧过他的脸,一张完美得不似凡人该是魅惑人的妖精的脸,他轻轻阖眼,舞台的灯光照射使得长长睫毛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的眉头微微蹙起,谁忍心使得这样一位美人难过呢?
是该被千刀万剐的吧。

鼓风机吹开她的头纱,于是穿着洁白长裙的她出现在世人面前。
海中的维纳斯重生了。

一曲终了。
她浅浅地微笑着。

然后她就说出了淬着剧毒的话。

她说今天很开心,她说今天是她最开心的一天,她说小时候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么这么多人爱她。

她的手放在平坦的小腹上。
她继续说。

她说今天想要告诉所有的人一个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事情。

人声鼎沸。
突然间又全场寂静。
因为她在流泪。

公主为谁落泪,谁这样大胆。谁伤了公主的心。

她轻轻说:今天我结婚了。
她褪下她的白色袖套,展开她的手。
她的无名指上套着戒指。
菱格纹的婚戒。

她笑了一下,转过身,擦眼泪。
哽咽道:我今天很开心,谢谢你们能来。

没关系,我想,她迟早是要结婚的。少女歌手,有一天也是要长大的。我再怎么将她看做是我三岁的甜心女孩,但她到底不是。她是我的梦,但她也是她自己。
于是我们为她欢呼,为她落泪。为她挥舞手中的荧光棒和手灯。
我们好像是自己也结婚了似的开心。
我们假装自己真的很开心。

变故是在下一秒发生的。

她深深鞠躬,站在升降台上,灯光已经暗下来了。离别的时候到了。

变故就是在这一秒发生的。

她抬起头,认真地对着全场一万八千人,无比清晰地说:我想要最后一次认认真真看着这全场为我亮起的灯,因为以后不会再看见了。

我永远退出娱乐圈了。

喧哗声几乎震破了我的鼓膜,我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天旋地转。

第二天我买光了书报亭所有的报纸日刊,毫不例外地,头条都是她的新闻。
唯一的天后宣布退出娱乐圈,这是最后一次的狂欢。

我病了很久很久。

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得到过她的消息。

十年后我才又一次见到她。
在布吉。
新年。

在候机大厅,她怀里抱着个小小孩童。
我顿时热泪落下。

我爱她,我用我的一生爱她,但是我不敢走上前,同她说一句:你好,我爱你。

她戴着墨镜,轻轻哄着怀里的孩童,张望了一会,然后快乐地抬起头,看向她的丈夫。
我痛恨的那个人。

我的女孩可以长大,可以结婚,可以为别人生下孩子。但是怎么可以爱人。
她怎么可以爱别人?
她怎么可以???

她的丈夫很爱她,给她买了一只粉红甜筒,她抱着孩子,轻轻偏头咬了一口。然后甜蜜的笑了。做丈夫的心疼她抱着孩子的辛苦,将孩子接过去,又亲亲她的额头。
我泣不成声。

他们抱着孩子离开了,她的丈夫又将她的双肩包拿过去,自己背着,她拿着那只粉红的甜筒,幸福地走在丈夫的身边,孩子凑过去,要尝一口她的甜筒,她笑眯眯,递过去。
她又一次离开我了。

我再也忍不住,喊她的名字:——VIVIAN!

——VIVIAN!
——VIVIAN!
——VIVIAN!

我们最热爱她的时候,就是这样,大声喊她的姓名。
我永远记得,刚刚爱她的那一年。
我的公主。

我们大声喊着VIVIAN我爱你,她甜蜜地微笑着,听着。太大声了,太整齐了,她拿着话筒,靠近唇边,轻声温柔地问:什么了?
我们大声喊:
——VIVIAN!
我爱你!
——VIVIAN!
我爱你!
——VIVIAN!
我爱你!

公主,我的公主。公主甜蜜笑着,回答我真挚浓烈的爱。

“我知道。”

但她离我太远了,她没有听见。
她和他的身体依偎着,靠的很近。他们很甜蜜,很幸福。他们慢慢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那天只是很想告诉她:VIVIAN,新年快乐。
永远快乐。

评论